菜单导航
星座屋 > 解梦 > 正文

在美术馆睡个觉也算艺术?

作者: 星座屋 发布时间: 2019年08月19日 13:36:41

艺术家厉槟源今日美术馆“做梦”;新京报细数在美术馆“睡觉”的艺术家

在美术馆睡个觉也算艺术? 2014年04月24日 星期四 新京报   分享:  

在美术馆睡个觉也算艺术?

 
厉槟源带着睡袋在今日美术馆展厅将度过一周时间。主办方供图  
 

在美术馆睡个觉也算艺术?

 
李明维 邀陌生人共寝  
 

在美术馆睡个觉也算艺术?

 
蒂尔达·斯文顿 睡在玻璃箱  
 

在美术馆睡个觉也算艺术?

 

 

  艺术家在美术馆内以睡觉、做梦为创意创作作品,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。去年,英国影星蒂尔达·斯文顿就在纽约现代美术馆做了一回“睡美人”。前日,青年艺术家厉槟源也将睡袋带进了今日美术馆,并邀请观众与他一起做梦。为期一周的“谁的梦”这个艺术项目被视为厉槟源继望京“裸奔”之后的又一行为艺术。但厉槟源对新京报记者否认了此次艺术项目的行为艺术色彩。他说,“这不算行为艺术,而是有更强的参与度,我是将美术馆公开化,将美术馆观展的功能消解。”同时他也否认自己的项目与其他艺术家类似的艺术项目有撞车,对其而言通过“谁的梦”也是想展示七天内的生活。

  除了睡觉,还可打羽毛球

  “今日我们不看展览,邀你来美术馆做梦”,今日美术馆1号馆二层展厅如今变成了睡觉和做梦的场地。厉槟源此次个展是今日美术馆推出的今日·未来英才推介计划。在这个号称具有实验性、创造性的计划和艺术项目中,今日美术馆希望艺术家能打破以往的惯性,给美术馆展览增加新鲜的内容。

  在今日美术馆执行馆长高鹏看来,厉槟源代表了一类艺术家群体,他从学校毕业不久,但是有大量的想法和实践,作品数量惊人,“似乎可以从他身上嗅到青年艺术家特有的旺盛荷尔蒙,作品在创造性和破坏性的边缘游走。”

  这一次,厉槟源让美术馆的展览变得不是看作品,而是需要亲自参与。观众可以带上睡袋,躺在那里休息、做梦,也可以打打羽毛球、跳绳、打牌。7天内,观众可随意地加入这个项目,也可随时离场。而作为发起者的厉槟源更是带上了《梦的解析》、电脑等准备在美术馆内过一周。

  回忆自己与今日美术馆的这次牵手,厉槟源告诉记者,自去年底今日美术馆找到自己做这一展览时,便想到了以做梦为主题的艺术计划。“做梦对于每个人来说是绝对平等的,不存在特权,不同人群参与进来,做各自不同的梦。”

  “我是将美术馆公开化”

  对于公众而言,厉槟源或显生疏,但说起望京“裸奔”事件则或许很多人知道。在该事件后,厉槟源重归艺术创作。去年8月24日,“厉槟源个展:我有病”在798杨画廊开幕,18个影像、7幅摄影及多个装置展现了他创作的多面性。

  如今厉槟源又在今日美术馆发起以睡觉、做梦为主题的项目,则让更多人将其艺术项目与行为艺术相连。

  对此,厉槟源告诉记者,做梦是很个人、隐私的事,每个人在此做的梦只留在个人记忆中,而不会形成一个属于艺术家的文本,艺术家也不会去采访这些参与者,不会留下他们任何的影像。在他看来,这是一个强调公众参与的艺术项目,“这不算行为艺术,而是有更强的参与度,我是将美术馆公开化,将美术馆观展的功能消解。”

  ■ 回应质疑

  如此频繁的美术馆内“睡觉”项目,究竟有撞车还是各有创意?对于记者的追问,厉槟源表示自己此前没有了解其他艺术家所做的相关创作,对其而言通过“谁的梦”也是想展示七天内的生活。

  为此除了睡觉做梦区域外,其还设置了活动区域,并邀请一个街边报刊亭进驻展区,出售当天的各种新闻报纸刊物。

  记者在现场看到,这并不是以传统报刊亭的形式出现,而是在两张桌子上摆满了包括《新京报》在内的报纸、杂志,“报刊亭是最日常的信息交流窗口,我在这一项目中设置报刊亭就是希望在做梦这一纯属私人、隐私的事外,也能建立起与外界沟通的渠道。”

  ■ 先例

  1 盐田千春 躺在病床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