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星座屋 > 解梦 > 正文

“我现在还梦见鬼子杀人放火”

作者: 星座屋 发布时间: 2019年07月26日 20:34:42


“我现在还梦见鬼子杀人放火”
 
2005年08月21日11:13 河北日报  

  [时间:7月20日。地点:兴隆县上石洞乡栅子沟村、清水湖村]

  从上石洞乡出发,一直往西走,便进了小黄岩川。

  一路上林木葱茏、溪流欢唱、山鸟啁啾,俨然一道容纳了天下山川美景的画廊。谁又能想到,60多年前,就在这景色如画的小黄岩川流域,凶残的日伪军为了实施“集家并村


 

“我现在还梦见鬼子杀人放火”

   
 
 

 
”,将这里划定为“无住禁作”地带,野蛮残酷地杀光、烧光、抢光。正如《修人圈》歌谣所唱:“大好河山敌侵占,烧杀抢掠修‘人圈’。死走逃亡家破产,十七八姑娘没裤穿。”

  “就在那一年,我伯伯家3口、我叔叔家2口,加上我的妈妈,都被鬼子杀了!我一家就被鬼子杀了6口啊160多年过去了,提起往事,栅子沟村的许桂珍大娘依然恨得咬牙切齿,“我现在还梦见鬼子杀人放火1

  1943年2月27日,天还没亮,汉奸夏柱清、任瑞凤带着300多日伪军,将栅子沟的南大门———苇子坑自然村包围起来,在通往各山梁的道口上都架起了机枪。当群众发现被日伪军包围后,迅速向山上转移隐蔽,灭绝人性的日军用机枪向人群扫射。顿时,无辜群众一个个倒了下去。

  “见到鬼子来了,我爸爸背着我哥哥,我妈妈背着我,赶紧往山上跑。就在这时,一颗子弹从身后打来,打穿我的右小腿,又穿透了我母亲的胸膛。我爸爸看我妈妈不行了,一把将我搂在怀里接着跑……”说着,许大娘挽起裤管,右腿膝盖下面的伤疤清晰刺眼。

  “鬼子可恶着呢!在‘无人区’里见人就杀,见房就烧183岁的许文喜接过许桂珍的话茬儿说。“可不是!逮住的就用刺刀挑,逮不住的就用机枪扫……”77岁的于长荣补充道。“我父亲被敌人刺了24刀,上半身血肉模糊,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了。那个惨啊1吴明山老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旱烟,又长长地吐了出来,烟雾一下子笼罩了那张饱经沧桑的脸庞。据统计,从1943年初至1944年冬,日伪军屠杀栅子沟村无辜群众达126人,占全村总人口的42%,仅仅70多口人的苇子坑自然村,就被屠杀50多人,只有外出未归的10余人幸免于难。

  资料表明,1943年,日伪军在兴隆全县范围内疯狂进行大"集家",累计烧毁房屋7万多间,割毁青苗无数;在五指山区、大小黄岩、狗背岭3块抗日游击根据地连续不断地放火烧山,致使山火连烧4个月之久,真是"山火蔽日月,天地昏百里。千村一片黑,万户闻鬼泣。"

  "鬼子来一回烧一回,房子都不知被烧了多少回!"清水湖村75岁的庄福芝老人愤怒地扬起手臂说。1943年2月25日,夜里下了一场大雪,拂晓雪停后,300多日伪军沿着雪地上群众留下的脚印一直追进南沟。因山陡路滑,杂草丛生,日伪军行动困难,想放火烧山,但因雪大,点了几次都没点着,敌人就把机枪架在南沟对面的小山梁上,疯狂地向南沟扫射,发现一个打死一个。

  "庄自禄两口子一人背着一个孩子往山上跑,都被机枪打死了!"庄福芝说,"有的被乱枪打死在树下,有的被打死在柴草丛中,有两位老人有病跑不动,都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活活给挑死了。"清水湖,一个仅有380口人的小山村,在日伪军数十次扫荡中,被杀害的就有140人。

  "忘不了十四年前那一天,日本鬼子把热河来占,杀人放火如虎狼,热河的人民受熬煎……"告别小黄岩川的时候,我们回望连绵起伏的重峦叠嶂,劫夫的这曲激荡人心的《忘不了》再一次在耳畔回响。

  [专家点评](承德市委党史研究室副研究员郝洪喜)据统计,兴隆县1933年总人口约15万人,按旧中国人口增殖率,12年半的时间,起码应增加到18万人。但是,由于日伪军制造"无人区"的摧残,全县被屠杀3.4万多人,死于瘟疫和冻饿的万余人,再加上生活极度困苦,许多妇女失去生育能力,到日本投降时,总人口已不到10万人。这些数字,包含着多少悲惨的事实,包含着多少人民的鲜血和眼泪。(本报记者赵晓清郭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