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人类医疗史上最黑暗的实验:装作治疗,观察梅

作者: 星座屋 发布时间: 2019年08月11日 10:44:15

即使要增进人类对疾病的认知,

也绝不可故意以他人的生命和健康为代价

这几天,美国一个沉寂已久的案子又被翻了出来。

那是医学史上最恶名昭著的一个实验。整整二十年前,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代表美国政府为这个实验向受害者正式道歉。

人类医疗史上最黑暗的实验:装作治疗,观察梅

1997年5月16日,塔斯基吉受害者来到白宫,接受美国政府的正式道歉

如今,当事人业已逝去,但相关的诉讼仍未彻底结束,有些赔偿金仍然躺在法院控制的账户里,而当事人的子孙们依然被那段黑暗的历史纠缠……

那个实验,就是塔斯基吉梅毒实验(Tuskegee syphilis experiment)。

人类医疗史上最黑暗的实验:装作治疗,观察梅

塔斯基吉被试者们

起因

塔斯基吉位于美国东南部,是阿拉巴马州的一个贫穷小城。当时梅毒正在贫困的黑人居住地流行,35%的育龄居民患有梅毒。1932年起,美国公共卫生部(U.S. Public Health Service)在那里启动了一项人体试验,计划观察男性黑人梅毒患者在未经治疗的情况下,疾病会如何发展。

梅毒是种可怕的疾病。到了发病期,病人会出现许多红疹,全身器官如神经、心脏、骨骼都会受累,可能的后果包括失明、耳聋、神经失常、心脏衰竭、乃至死亡。梅毒会通过性行为传给伴侣;母亲在怀孕分娩时也会传给孩子,导致先天性梅毒。

人类医疗史上最黑暗的实验:装作治疗,观察梅

梅毒患者身上的红疹 图片过分刺激,已码,回复后台“梅毒”可查看原图。

眼睁睁看着梅毒患者病情发展却不予治疗,这样的实验计划怎么会通过呢?

首先,在1932年,梅毒的特效疗法还未出现,当时治疗方案是用砷,但效果并不太好。其次,研究者用“这个试验计划并不会对那些黑人造成伤害,反正本来以他们的经济和知识水平,就不太可能得到有效的梅毒治疗”、“反正就算教育他们,也不能降低他们的性欲(所以他们的伴侣和孩子也是注定要受伤害的)”这样的理由说服了自己。最后,最开始的实验计划没那么丧心病狂,最初主持研究的Taliaferro Clark医生计划是“先观察6~9个月,然后就给予治疗”。

但开始执行后,这个实验就慢慢变了。

诱骗

第一个变化,是研究者们蓄意隐瞒了实验目的,并且用谎言(比如不存在的“治疗”)来诱骗黑人们与之长期合作。他们告诉黑人们自己提供 “免费体检,免费治疗‘坏血病’(bad blood)”——当地人因为医学知识不足,将梅毒、贫血、疲劳等都以为是“坏血病”,研究者则利用了他们的无知。

同时,研究者还提供一些小福利,比如免费饭菜,免费乘车来往诊所,免费治疗一些其他小病,偶尔还送一点现金和小礼品。这样的条件当然吸引了不少当地人。最终,他们招募到了600个“志愿者”,其中411人患有梅毒,200个没有梅毒的人是对照组。

参与塔斯基吉实验的黑人们还一直以为,这项医学实验是为了帮助当地贫穷的黑人居民。

人类医疗史上最黑暗的实验:装作治疗,观察梅

满心喜悦,以为自己得到了医疗帮助的被试者

Taliaferro Clark医生发现这些变化后难以接受,他在实验开始一年后就退休了,主动退出了这项实验。

然而,其他人(其中好几个甚至自己就是非洲裔)接手了这项罪恶的实验,一直做了下去。

欺瞒

而实验也发生了第二个变化,从最初的“观察6~9个月后给予治疗”,慢慢变成了“长期观察,不予治疗”。患者们得到的“治疗”,只是几片维生素和阿司匹林而已。

研究者不但不主动给予治疗,甚至在一些患者有机会从其他地方得到治疗时,还出手阻挠。二战期间,有250个被试者被征召入伍,在入伍体检时被检查出梅毒,军方要他们接受治疗后再入伍,而当时公共卫生部的研究者想方设法阻止他们接受治疗。

不止如此,1943年,研究界终于发现了梅毒的有效疗法——青霉素。弗莱明爵士发现的青霉素当时风头正盛。很快有人试着用青霉素治疗动物和人身上的梅毒。就在美国纽约,John F. Mahoney医生用青霉素治疗梅毒病人,结果大为成功,1947年,青霉素成了梅毒的标准用药。而塔斯基吉的研究者们没有给那些相信他们的病人打青霉素。事实上,试验主持者之一Raymond A. Vonderlehr在1952年直接表态说,希望抗生素的出现不要影响到塔斯基吉实验。

试验主持者之一Vonderlehr

杀戮

他们任这些病人被梅毒折磨,任他们无意间将梅毒传给伴侣,传给孩子。造就一个又一个的悲剧。而他们只是冷漠地记录下一个个数据。